Kezno@Search+

4.04.2014

富士膠片的綠色跨界@Business

2013-12-16 


金慧瑜

“當膠卷的生產已經微乎其微,不再是我們的主業時,為什麼我們仍叫"FUJIFILM",一直不改名?因為我們名字當中的"film"所代表的膠片技術,是我們獨有的核心技術之一,我們要用它來進行多元化。”今年7月履新的富士膠片(中國)投資有限公司總裁太田雅弘在近日的一場媒體發布會上,這樣解讀富士膠片的轉型內核。

實際上,面對數字時代的衝擊,膠片已從富士膠片的多元化之路中淡出,但這家昔日的傳統影像巨頭並未完全摒棄“膠片”,而是將其背後的核心技術復用並延展至醫療、保健、安防、能源等關切到人們生活質量和環境的領域,復刻新的榮光。

加碼醫療市場

“如果要開展多元化,我們首先會問,在這個領域,我們自己有沒有核心技術?要基於核心技術再去展開這個領域的業務。”太田雅弘表示,包括高性能材料、醫療、印刷、光學元器件等事業領域都是這樣,哪怕是看上去不相干的化妝品,也是基於其原先在化學方面所擁有的核心技術研發而成。

目前,富士膠片在影像領域的佔比為13.3%,2948億日元的銷售中,包括了數碼相機、彩色膠卷等;信息事業領域銷售額達9077億日元,佔41.0%,包含了平板顯示屏材料、印刷設備、光學元器件、生命科學、醫療系統等;而文件處理事業領域佔比在2012年中佔比最高,達45.7%,包括了多功能打印複印一體機、辦公打印機、生產型打印系統等。

在數碼影像、醫療生命科學、印刷系統、文件處理、光學元器件、高性能材料這六大重點業​​務中,富士膠片傾注最大力氣的是醫療生命科學事業,包括X光膠片、數字診斷圖像設備、內窺鏡、超聲設備、血液分析系統等。

太田雅弘表示,不同於其他一些專注於大型醫療診斷設備的醫療器械廠商,富士膠片最拿手的是把人體內部的細微診斷畫面通過醫療診斷圖像清晰準確地反映出來。 “我們正在醫療IT系統領域組織人員開發新業務和產品,這樣的研發機構在日本有、在美國有,現在在中國也有了,我們會根據中國醫院的醫生需求以及工作特點,來開發中國所需要的、致力於醫療診斷水平提升的醫療IT系統產品。”

而在這些技術領域之上,富士膠片正在進一步進入到醫藥產業中。 “我們收購了一些製藥公司,還成立了富士膠片製藥公司和富士膠片RI製藥公司,在再生醫療領域和日本一家我們投資超過四成的Japan Tissue Engineering公司進行合作,進行再生皮膚、再生軟骨的研發和商品化。”太田雅弘告訴記者。

他同時透露,面對日漸突出的老齡化問題,富士膠片也正在藥品開發上下功夫。 “我們治療癌症的藥物已經在美國開始了臨床試驗,同時,就在前幾天,我們日本總部有一款專門針對阿爾茨海默病,也就是老年癡呆症的藥物也開始在美國進行臨床試驗。眾所周知,藥品的開發和上市需要的時間相當長,等產品正式上市可能要到四五年以後。當然,我們爭取能夠趕上2020年。”

多元化抗風險

作為一家跨國企業在華的掌門人,太田雅弘更清晰地看到了企業生存和發展的本質:技術在高度發展和變化,一家企業僅靠一個事業來支撐相當危險。

在中國市場,富士膠片最“搶風頭”的是一款看似和“膠片”不相關的化妝品,發布會現場在一群女記者之間所做的小調查顯示,化妝品是僅次於影像設備的具有“富士Style”的產品。

為什麼要進入化妝品行業呢? “防止彩色膠卷褪色的技術,也就是抗氧化技術是富士膠片最為拿手的,這個技術和皮膚抗老化的技術非常相近,所以我們進行了跨界運用。另外我們的膠原蛋白技術、納米技術能讓護膚成分更容易讓人體吸收。”太田雅弘告訴記者,目前“ASTALIFT艾詩緹”的銷售渠道除了在上海、北京等城市設立直營旗艦店和百貨公司專櫃外,還開設有網上的官方旗艦店,未來將增加銷售網點,將門店從不到500家增加到1000~2000家。

在技​​術日新月異的當下,富士膠片時刻警醒自己以多元化的業務方式來應對潛在的市場變革,並基於在各個領域所原有的技術優勢來考慮。

液晶顯示屏材料就是變革的一個案例。 “這是我們一款很能打開局面的產品。可是現在韓國的廠商已經開發出了一種有機EL屏幕,可以取代液晶屏幕。如果我們僅僅依靠這一個產品來支撐,公司就會馬上又面臨危機。”

將核心技術復用和延展至其他領域,需要極大的研發投入。對於營業額1700億日元的富士膠片來說,每天在研發方面的投入就達到3200萬日元。

“我們的研發思路,首先是基於我們的企業理念,為提高人們的生活質量做出貢獻。目前公司在生命科學方面的投入力度較大,就是醫療、保健等領域。”太田雅弘說,除了醫療、保健領域,太田雅弘予以關注的另一個領域就是環境。 “在環境、能源方面,一些高性能材料,隔熱膜、導電膜,或者是太陽能電池背板裡使用的薄膜等我們都可以做。”

值得一提的是,富士膠片的太陽能電池背板PET膜已在中國進行銷售,運用在智能手機、平板電腦等產品觸摸屏上的薄膜也已進入市場。而在其他環保、能源型的高新材料方面,已有很多高性能材料在銷售,另外,富士膠片還在開發一些新產品,如導電膜、隔熱膜等。

太田雅弘向記者表示,富士膠片還在下功夫推廣安防攝像鏡頭。 “監控攝像頭產品在全世界的需求都變得越來越大,特別是在中國,一方面是維護治安的需求,一方面是其他的安全需求。”他說,富士膠片在監控領域,特別是監控鏡頭方面重點對高清鏡頭進行開發,以提供高畫質、高性能的產品,瞄準高端市場的需求。 “在這個領域我們還是屬於後來者,研發部門現在都還集中在日本。我們也覺得應該在中國加強商品化,進行符合中國市場需求的產品研發。”

而除了突出重點領域進行多元化發展外,曾兩度赴美國執掌印刷事業的太田雅弘也將在管理文化上作出改變,融入新的元素。

“相比美國,富士膠片(中國)公司中,日企的文化還是顯得稍微強了一些。其實我個人感覺,中國人和美國人有相似點,他們並不滿足於自己是一個大機器裡面的一分子,而是希望能夠突出自己的個性特點。所以,我覺得需要好好地考慮去導入一些恰當的機制,讓中國員工的獨創性和個性化充分發揮出來,把一家日資企業變成一家融入了歐美企業元素,或者是加入了一點中國私營企業元素的、比較活潑的公司。這樣一來,公司的發展才會有較強的後勁。”太田雅弘說。

另一抹“富士綠”

雖然作為膠卷時代的“富士綠”已經淡出普通百姓的視野,但在黃沙肆虐的內蒙古科爾沁,另一抹“富士綠”在頑強生長。

在發布會上,太田雅弘還帶來了一本富士膠片踐行“可持續的綠色”的新書——《種樹,改變了誰? 》。
從1998年開始,富士膠片日本工會就在內蒙古的沙漠地帶進行志願植樹活動。 2006年,富士膠片中國地區的員工也加入了進來,並在沙漠之旅中和政府、非營利組織、公眾志願者、媒體建立了協作網絡。 《種樹,改變了誰? 》一書,從一個群體參與的公益行為“種樹”出發,去挖掘、解析了NPO、個人、企業在應對沙漠化這個環境問題時,所實現的自身裂變與思想成長。

提到環保,太田雅弘也感觸深刻。他曾在中國負責過印刷事業,印刷行業對環境的負荷相對較大。但是富士膠片在中國的一家印刷版材生產基地,通過電能轉換技術、使用大容量電機變頻器、更新冷卻塔等方式,2012年的能源消耗相較2009年降低了21%。針對印刷的顯影環節,富士膠片還研發出全新的廢液削減裝置和再生水循環利用裝置,在減少廢液排放的同時,又實現了水資源的循環利用。

在企業內部,從2008年開始,富士膠片製定環境方針“綠色政策”,在集團範圍內推進應對全球變暖、減少廢棄物、開發和普及環境友好型產品等一系列措施,設定在2020年實現產品整個生命週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相較於2005年減少30%的目標。

@Source: 第一財經日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