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zno@Search+

4.17.2014

日本帆布包傳奇 從水泥匠工具袋到東京LV@Design


「一澤信三郎帆布株式會社」社長 一澤信三郎 (攝影者.陳炳勳)

文/李莘于
台灣這幾年從南到北風行帆布包,而眾布包的終極目標都指向同一個——被稱為「京都LV」的「一澤信三郎帆布」。這家自1905年創業的老店,讓世界各地的帆布迷遠道京都朝聖。不但木村拓哉曾經在日劇中拎過,據說連日本天皇、皇后都是愛用者。
堅持只在京都開店,不對外展店,在帆布迷眼裡,它代表百年工藝精品的堅持;它讓平凡的帆布包擁有日本古書裡出現的美麗顏色、和服的印染技術、開發出獨特的材質,不停的創新進化,其社長一澤信三郎成為大家眼中的日本帆布包天王。
雖然信三郎社長謙虛的說:「我們就是一家在京都的小店。」但是它卻依舊是許多人心中極品帆布包的代表。

西洋洗衣店起家
看一澤家族的歷史,也像看帆布在日本的興衰。19世紀中葉,鎖國200年的日本終於打開門戶迎西風,第一代社長一澤喜兵衛開了京都第一家西洋洗衣店,購入十分稀有且高價的家用縫紉機,為自己以及家人做衣服,也開始做少量道具袋,這就是一澤帆布的開端。明治38年(1905年),一澤帆布正式創業。

開始製作工具袋
到了第二代的一澤常次郎,因為做木工、水泥的工匠需要堅固耐用的工具袋,於是縫製厚帆布,這些短柄、四角形的道具袋也就是一澤帆布經典托特包的原型。
一次大戰後,第三代一澤信夫所承接的一澤因為登山運動的風行,而聲名大譟。一澤帆布從道具袋,搖身一變為戶外登山用品的代名詞。

從四色走向多彩
一澤信夫有四個兒子,長男信太郎畢業後就到名古屋的銀行上班。三男信三郎在報社待了9年後,1980年回歸家業繼承父業。
待過大企業的信三郎發現光靠登山品撐不起來,帆布包必須推廣到一般大眾才行。天然材質又耐磨的帆布與牛仔、休閒風不謀而合,於是他尋思開發一些不分男女、可供日常生活使用的帆布包款。
信三郎對顏色十分講究,帆布顏色從上一代的4色,陸續增加到21個顏色。與他合作20多年以上的染布廠曾笑說:「一澤要的,全是很難染的顏色!一般人都是拿色票來跟你溝通,他們家是拿日本的古書、繪卷來跟你形容,要求的標準很高。」

二份遺囑 兄弟鬩牆
2001年,一澤信夫過世後,律師根據其二年前立下的遺囑宣布,帆布家業由信三郎繼承。沒想到同年年底,長男拿出了一張「新遺囑」,宣稱父親在過世那一年寫下,要把經營權交給他。
當時法庭以時間先後判定新遺囑有效,信三郎夫婦被迫交出工廠與店面。沒想到,店內70位職人,其中包括親叔叔一澤恒三郎,全都力挺信三郎而集體出走。
2006年,「一澤帆布」依法交給了長子。信三郎率領眾職人以「信三郎帆布」重振旗鼓。拋開過去白底紅框,楷體為記的商標,換上由他自己撰寫的「信三郎帆布」、「信三郎布包」布標。
「布包」二字,其實是信三郎絞盡腦汁自創的一個漢字。「日本的包包,漢字寫成『鞄』,但是我們家的包包是布做的,不是皮革,所以寫成『布包』,搞不好一百年後,這個字也會出現在字典上。」信三郎擘想的前景,很遠。

重掌「一澤帆布」
另一頭,少了職人的「一澤」得重新徵聘職人、店員,一停就是半年。雙方纏鬥至2008年,信三郎的妻子惠美再次向法院提出遺囑無效的訴訟一案,結果逆轉勝!一澤信三郎重掌「一澤帆布」,這部百年世家的大戲終於落幕。
現在的「一澤信三郎帆布」,布標有三種系列,延續傳統的「一澤帆布製」、經典改款的「信三郎帆布」、闊斧革新的「信三郎布包」,也猶如他人生的三個階段。信三郎幫粉絲簽名時,他寫下了「夢」字,「人不管到了多老,都不要放棄做夢的權利。」

http://www.ichizawa.co.jp/

@Source: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