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zno@Search+

5.18.2014

《快活饞》:食踐出真知@food

《世間的鹽》大賣,高軍又出新書了,這次是與另一頭重口味“吃貨”徐路結盟合寫的《快活饞》,就像書名一樣透露著些許的江湖氣,書裡寫的依舊是箸上舌尖的一食一味,以及民間市井的一時一味。文李謙

放 開了眼看,在享樂正當道的時代,隨著全民對美食需求的大大提高,一大票寫美食與美食故事的書也從書海中翻騰跳脫了出來,高軍和徐路合著的《快活饞》就是這 麼一本。不過與大多數“菜譜”和“類菜譜”式的書不同,這其實是本寫與吃有關大事小情的書,美食是書裡的配料,快活且接地氣的人間百態才是主角。在《世間 的鹽》之前,高軍就在豆瓣上火得不行,本職是畫家的他對“吃”似乎要比對畫還上心,“我在豆瓣上關注高軍的時候,他已經是關注量過萬的紅人了,我那會兒關 注量剛剛過百。後來單位派我到合肥工作,時常和高軍等人一起吃喝,幾個人在飯桌上吃飽喝足以後,總會冒出些平常不太會去想的念頭,比如合夥弄個公司做到上 市、這個週末去海邊度假、一起開家餐館……一起出本和吃有關的出書也是其中之一。

”說起與高軍一同出書的緣起,金融行業出身的徐路滔滔不絕,“出書其實是 件挺累人的事,高軍的存稿比我少,所以我們的編輯書枝總是催著他趕緊寫。為了激勵他的寫作熱情,我經常會向他描繪等這本書出來以後我們挾帶吃貨美食家頭銜 大吃四方的光明前景,這也是我們後來選擇去哪裡做活動的標準:一定要有美食。” 高軍跟徐路相當氣味相投,首先就表現在兩人對“吃”和“饞”相當有上進心這一點,徐路兩歲時就曾因為饞油潑辣子,被舅媽灌下了一勺辣椒“嚐鮮”,“所以我 現在每次請我舅媽吃飯,都要點一道特別辣的菜給她吃。”如今每到一處,必定寧願餓著肚子也一定要找到傳說的老字號,或者是別人口口相傳的好館子才肯動箸。 高軍更是如此,他總能為著順口兒的美食驅車四處奔走,“單純為吃跑幾百里路發生過很多。

我有一次為了吃皮肚面特為開車跑到南京去了,找了很長時間才找到那 家老奶奶皮肚麵館。裡面也沒有位子,大夏天的頂著烈日在外頭吃麵,熱得連褲腰都濕透了。” 既然是合著的書,兩人自然是各負責一攤,前半本是高軍寫的、後半本則是徐路的。兩人的寫作風格也是不大相同,高軍的行文大多清新親切,無論是寫美食、還是 寫有關食物的故事,往往都是以一個無關於吃的場面開始,舌尖繞一圈、總會落在人身上,可謂小清新。徐路的風格則是狠狠的重口味,“高軍的文章裡是滿滿的人 文情懷,境界上我沒他高。但是我吃過的好東西肯定比他多,參加過的酒局飯局醉鬼局也比他多,這點上他不如我。

”局多了,自然重口重料也多,口條內臟之類的 吃食當然是少不了,附上了獨家食譜之外,還有許多接地氣的民間小故事,也都講得生動有趣,“我從小在南京長大,南京是個市井文化極其發達的城市,方言粗 俗、美食遍地,我在這裡生活多年,自然也養成了吃美食、講粗話的習慣。”蘿蔔白菜、各有所愛,現在《快活饞》把小清新和重口味都給備好了,想吃哪口,就悉 隨君便了。隆重的胡適一品鍋可達七層,豬肉、雞、雞蛋、蔬菜、豆腐、海米、油豆腐果子。如果還有好材料,盡可以往裡面碼放。比如筍衣、筍乾、蘿蔔、干豆 角、蛋餃子,還有一種豆腐皮裹肉餡的長方形餃子。碼好後,先用猛火攻,然後端到烈炭火上慢慢煨燉,中間要用勺子把鍋裡的油湯澆淋在食材上面使味道保持均 勻。最後五花三層的豬肉夾到筷子上,似乎有一種弱不禁風、不能自持的樣子,一品鍋就算是好了。上面的葷菜就不說怎麼好吃了,下面的肉邊菜才是這種火鍋的精 華。什麼叫語言乏味?在美食麵前,除了吃以外都是廢話,筷子頭就雨點一樣落下來。廚子一邊勸酒,一邊左右勸人:“慢一點吃!對食道不好。誰陪我喝一杯?媽 的,別光顧著吃啊!這幫白眼狼,說點好聽的不行啊?”我們騰出一隻手來,默默對他豎起大指。

他用一種飼養員一樣的目光看著我們,什麼叫成就感,什麼叫提刀 四顧,廚子也有廚子自己的事業巔峰!後來有人問我對皖南的印象,我想也不想地說:“胡適一品鍋好吃!” ——高軍《胡適一品鍋》 好端端地突然想吃河豚了。最好是白燒,湯汁燉到濃濃稠稠,魚不要太大,一人一小條擺在身前的碗裡。最好是巴掌大小的菊花豚,肉質最細,浸在濃汁裡,白裡透 黃,格外勾人食慾。用筷子反捲了魚皮伸伸脖子吞下去,再把魚肉夾著蘸上湯汁吃,等吃完魚肉,扣一小碗白米飯進去,拌勻湯汁,一勺勺吃淨,最後打個飽嗝, 嗯,可以癱在椅子上抽煙了。以前鄉下吃河豚,還有一樣東西是必備的,什麼呢?新鮮的糞汁!把濃鮮的糞汁裝好了,蓋上蓋子,就擺在桌邊,眼看著誰不對勁了, 同桌的人立馬七手八腳撬開嘴巴,兜頭一大勺糞汁灌下肚去,中毒的連吐帶嘔,運氣好能撿條命回來。這和現在醫院裡的灌腸洗胃道理差不多,力道還更猛一些。

 ——徐路《殺饞》 《快活饞》高軍、徐路著,浙江文藝出版社2014年3月版,32.8元

@Source: TimeOut 北京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