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zno@Search+

10.22.2014

佐藤大的非凡智慧和極簡設計@Design

2014-01-07


生活中處處隱藏著意外與驚喜,只是他們往往可能在你內心深處沉睡著。
2002年,25歲的佐藤大在早稻田大學建築系取得碩士學位並創立了個人設計事務所Nendo,更在短短3年間就將分所開到了現代設計之都米蘭。此後的5 年裡,Nendo從小具規模發展為美國Newsweek評出的全球小型百強企業之一。如今,在關於日本設計師的語境裡提到Nendo,人們的腦海裡出現的 第一印象往往不是設​​計事務所或設計師團隊,而是佐藤大本人。
建築系畢業的佐藤大,早期做過好幾個房子,當時在日本,如 果你是服裝設計師就只能設計衣服,你要是建築師,也沒人會找你設計產品。佐藤大說:“2002年,我們去了一趟米蘭家具展,我在那看到好幾位知名建築師跨 界設計的家具,崇拜他們的開放和前衛思想。回日本後,就開始琢磨如何跳槽設計其他產品。”
與出生於60年代的日本設計師不 同,生於1977年的佐藤大不需再背負解答“什麼才是日本風格”的使命。生長於加拿大的經歷,讓佐藤大在東西方文化的碰撞和融合中成長,也讓他在承襲日本 式的嚴謹和禪意的同時,多了一些北美文化中的率性和幽默。正是這樣的思維方式,成就了日後Nendo在設計方面所呈現的獨特氣質。
黑線系列——花瓶
黑線系列——桌
Nendo在日文裡的意思是“黏土”,意味著可塑性高,自由、靈活、有彈性,可以隨意調整,而且平易近人,這也正是Nendo Studio的設計精神。在佐藤大看來,好的設計作品應該有讓人思考的功能,因此Nendo的每一件作品都超越了它本身所具有的意義。這其中最具代表性的 例子莫過於Nendo在2012年初推出的新作品“相互依賴家具”(Object dependencies),該系列產品打破了家具完整且獨立的固定模式,需要相互配合才能達到結構的穩定與功能的完整,不然就會失重倒塌,該系列背後的 哲學意味成為比設計本身更令人稱道的地方。

相互依賴的家具
在 過去十年中,設計師曾面臨諸多錯綜複雜的挑戰:應對環境與社會問題、關注科技進步、探索現代生活的本質……然而,Nendo更熱衷於傳統的戲碼:用妙趣橫 生的設計炮製一個個引人入勝的小故事。最著名的例子便是由廢棄皺紋紙製成的白菜椅,將紙捲層層剝開,便是一把既舒適又美觀的座椅。

白菜形狀的椅子(cabbage chair)
佐 藤大和Nendo公司的作品讓我們看到了日本當代設計追求簡潔、功能性的設計美學。人們常把Nendo的風格歸納為輕盈、簡潔。這與日本設計界的極簡主義 傳統一脈相承,其歷史最早可追溯至15世紀晚期,對西方現代主義潮流亦產生了深刻影響。但Nendo又不是傳統的極簡。佐藤大將嚴謹有度的極簡主義柔化處 理,顯出孩子氣的幽默,看上去更像日本流行文化的產物,而非現代主義大師柳宗理或深澤直人的作品。
Nendo與有260多年曆史的源右衛門窯合作設計的瓷餐具。 nendo把這個窯的經典圖案——梅花和蔓草抽離出來,重新設計或組合成新餐具上的紋樣。高對比度的藍白色調以及精緻的細節讓這套餐具保證了視覺風格的連貫統一。 (更多請點擊

“史前石器”餐具
褶皺紙燈
櫻花頭的筷子
“我的作品總是非常簡潔質樸,但我不希望它們看上去都是冷冰冰的。”佐藤大希望賦予作品“友好而風趣”的特質,以及某種“幽默感”。 “無論何時,我創作的出發點都是對象背後的故事。”佐藤大說,他創作的訣竅是“永遠保持對世界上一切事物的好奇心”,因此,也永遠有想要表達的慾望。

當鉛筆變成了巧克力,令人討厭的鉛筆屑也搖身一變成為蛋糕上最耀眼的配角。


可口的顏料巧克力
芝加哥藝術學院的佐伊•瑞安認為,Nendo的整體設計往往能夠超越構成部件的簡單加和,“佐藤大之所以能夠成功,是因為他滿足了人們的複合期望。”每個人都能讀懂背後的故事,這個故事既不過於直白,也不會失之晦澀。

“開裂”系列家具

“數據別針”U盤——可以夾在資料、名片上或是將那些重要文件歸攏到一起。設計師希望在日常生活和數字資料之間建立一種全新的聯繫。

透明的桌子——將自然的木紋附在丙烯酸上,形成透明的“木”桌面。並忠實的再現了宛如實木地板板的拼接方式及側邊紋樣。

“深海”家具系列——通過玻璃顏色的深淺漸變,營造出海洋的“深度”,將傳統的玻璃工藝以現代的方式呈現。由淺到深的藍,呼應著玻璃板間由大到小的間隔,彷彿讓人聽到了大海的節奏,將各種感官美妙地融合在一起。

“摺紙”鼠標——就像精緻摺紙藝術般,細膩地折成適合手握的形狀;又像從粗解析度的CG圖取出來一般的特殊外型。

Nendo與電腦配件公司elecom合作推出的U盤
 

綻放的燈

透明椅子——由三個支柱和一張聚氨酯膜做成的簡單椅子。聚氨酯膜這種材質被廣泛應用於精密儀器的包裝,具有很強的任性和彈度,保持產品不會因震動和衝擊而變形。



佐藤大將人造石塊改用畫框、相框、花瓶、鳥籠、鹿頭擺飾等物件取代,讓ILLOIHA 健身中心宛如藝廊一樣的優雅,也讓攀岩這項運動更貼近普羅大眾。

這 一系列產品呈現一種像草圖或像徵書法的狀態,輪廓是其主題。輕微的黑色線條就像是空氣中的畫圖痕跡,使輪廓表面以及體量清晰地展示在我們面前。他們簡單凝 練的表現手法卻與日本的書法不謀而合,這個設計輕易地破除了“正面”與“背面”的關係,在某個緯度上完成兩維到三維的轉變。
 


為 慶祝立頓(Lipton) 100 週年生日,佐藤大特別呈現了《愛麗絲夢遊仙境》裡的經典場景「瘋狂帽客的下午茶派對」(Mad Hatter's Tea Party)。除了以故事主角的剪影佈置牆面外,走進展場中,彷彿進入一個無止盡的隧道,而且越來越窄小,就好像真的進入了愛麗絲的夢境一樣。然而,這全 部只是幻覺罷了,佐藤大隻是把整排的椅子變形而已,也就是由外到內,椅子會變得越來越高大,讓你誤以為走到了小人國。 

在Nendo的網站( www.nendo.jp )上有這樣的一句話:在日常生活中隱藏著許多的“!”時刻,我們的目標就是用簡潔而有力量的設計,為生活創造更多的驚嘆號。佐藤大說:“我們的生活裡充滿 了小小的'!'時刻,只是我們總是粗心地對它們視而不見。就算真的注意到了,它們也會被我們無意識地遺忘。但正是因為這些小小的'!'時刻,我們的生活才 變得豐富多彩。這就是為什麼nendo決定收集和再現這些'!'時刻,把它們帶回人們的意識裡,讓我們的生活充滿意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