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zno@Search+

3.12.2015

Airbnb:一個租房網站的失敗與偉大@Trend

如今人們特別願意參與的,其實就是所謂的“分享經濟”,比如在你手機上按幾個按鍵,就會有一輛時髦的黑色Uber汽車來接你了。而現在,你可以走進陌生人的房間,在那裡住上幾天,也可以通過互聯網把自己家裡鑰匙交給到其他人的手中。


破壞性顛覆,極具創新智慧-------Airbnb這個家庭房間分享帝國已經成為全球最大的寄宿提供商,並且獲得了Inc評選的2014年度公司大獎。

承認吧,當你第一次聽說人們僅通過互聯網發送一封電子郵件,就能把自己的房間租給其他人住,肯定會覺得這是一個瘋狂的主意,或許多少還有些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覺。不過,如今人們特別願意參與的,其實就是所謂的“分享經濟”,比如在你手機上按幾個按鍵,就會有一輛時髦的黑色Uber汽車來接你了。而現在,你可以走進陌生人的房間,在那裡住上幾天,也可以通過互聯網把自己家裡鑰匙交給到其他人的手中。

初探Airbnb

Airbnb有三位聯合創始人,他們是33歲的Brian Chesky,31歲的Nathan Blecharczyk,還有同樣33歲的Joe Gebbia,他們相信有許多人,即便彼此都非常陌生,但是仍然願意把自己的空閑房間分享出去。到目前為止,Airbnb的用戶數量已經達到了2000 萬,僅在2014年就新增了10​​00萬。今年,他們的網站已經在全球範圍內提供了80萬個房間,這意味著他們提供的房間數量比希爾頓全球酒店集團,洲際酒店集團,或是世界上任何一家連鎖酒店的房間數量都要多。

七年前,他們三個人,用三張氣墊床開始了自己的創業之旅,雖然在別人眼裡他們的想法聽上去愚蠢,天真,甚至有些不顧後果,但是他們自己卻雄心勃勃。不過從那時開始,他們徹底顛覆了人們對旅行的思考方式,也顛覆了住宿行業裡很多巨頭企業,當然也為他們自己和平台上提供房屋的用戶們帶來數十億美元的收入。

Airbnb改變了很多人的生活,讓他們過得更好,這其實恰恰就是很多創業者希望的目標。而今年,讓這家公司變得如此值得注意的原因,是因為他們不僅僅創建了一家顛覆性的創新公司,還勇敢滴與“既得利益者”對抗。 Airbnb這一路走來非常坎坷,今年,美國最高法院宣布互聯網電視初創公司Aereo 的商業模式是違法的,還有達拉斯和德國等地的監管機構也開始打擊汽車服務運營商Uber。 Airbnb同樣多次發現自己有時也遊走在法律監管的邊緣,甚至多次站在錯誤的一邊。

或許有些人會感到不解,為什麼Inc會把這麼大的一個獎頒給一家經常不尊重規則、不按常理出牌的公司呢?但實際上,如果一家公司要有顛覆性創新,這些都是他們不得不付出的代價。不是所有的法律都是平等的。在21世紀的大背景下,有些法律還算有意義,但有些法律條文和管理制度卻顯得過時了,還有一些法律只不過是簡單地反對保護主義而已。除了少數例外,其實對於較為成熟的經濟實體,禁令、打壓往往站不住腳。立法者和監管者或許會慢慢進步,但是他們不可能完全阻止新生事物的發展。

正如可提出證據加以證明的那樣,這種轉型其實已經開始了。很多城市開始合法化Airbnb的業務。與之相對的,Airbnb公司也在優化自己的運營方式。和Inc對這個問題的看法一樣,Xprize首席執行官Peter Diamandis與美國在線創始人Steve Case預測,未來肯定是屬於那些給大眾帶來福祉的創新公司,同樣地,孵化項目和政府職能部門在法律監管上也一樣要有所創新。 Airbnb的三位聯合創始人Chesky,Blecharczyk,還有Gebbia其實就身處在這股創新大潮之中,如果他們可以從“叛逆者”的身份轉型成為“合法公民”,那麼未來真的會屬於他們。




當你走出電梯大門,絕對會被Airbnb光彩奪目的總部大樓給驚艷到,這座總部於2013年建成,迎面而來的是三張巨大、且略顯奇怪的照片:第一張是一個略胖的年輕人剛剛睡醒打哈欠,第二張是一個頭髮上裹著浴巾的女人在刷牙,第三張是一個極瘦的禿頂男人正在冰箱裡找東西吃。

照片裡的這三個人其實就是Airbnb最初獲得的三個客戶,他們住的地方,就是Gebbia和Chesky位於舊金山Rausch Street的公寓,那年正是2007年。 Airbnb的辦公室裡充滿了懷舊之情,他們甚至還有一個小型博物館,那裡陳列著他們曾經出售的Airbnb穀物早餐奧巴馬奧氏(Obama O's)和船長麥凱恩氏(Cap'n McCain's)的包裝盒,這兩款早餐是他們在2008年開始出售,如今都被放在了玻璃框內展示給來訪者觀看。就在包裝盒的旁邊,放置著Chesky在2012年手寫的一個宣言(現在你手上有一把鑰匙,可以打開世界之門…..在這個世界中,擁有一群和你一樣的人)。在Airbnb公司總部中,還有一個顯示屏,上面播放著2013年公司是如何命名其個性化品牌顏色的故事,三位聯合創始人發明了其獨特的粉撲色,並用他們當年所住的街道名“Rausch”命名了這種顏色。 Airbnb公司總部佔地17萬平方英尺,似乎是在提醒來訪的每一個人他們過去是一家小初創公司,靠著自己的公寓創業起步,而如今他們已經變成了“土豪”。

Chesky想要在Rausch會議室與筆者進行會晤,這個會議室仿造了他們最初公寓裡的客廳,其中壁爐的下面放著一個紅色天鵝絨質地的耶穌雕像,Chesky好像有些不耐煩,坐在一張仿麂皮的雙人小沙發上,身子向前微傾,說道,“Airbnb絕不僅僅給人出租房間,公司更看重人和體驗。我們希望自己的工作可以將全世界凝聚起來,你獲得的並不是一個房間,而是一種歸屬感。”換句話說,Airbnb希望陌生人可以成為從未睡在你房間床上的好朋友。

這真是個滿懷希望的想法,聽上去雖然美好,但也有些荒誕。

Airbnb的艱苦創業史




讓我們暫時回到2007年,那是Airbnb的創意想法似乎很難起步。 Chesky和Gebbia剛剛從羅德島大學設計學院畢業,他們在舊金山合住一間公寓,整日為了付房租而傷腦筋。雖然Chesky和Gebbia之前也曾嘗試過創業,但是卻都屢屢失敗。之後,他們忽然有了一個主意。當時舊金山要舉辦一場設計大會,他們決定把自己房間裡的一張充氣床租出去,每晚80美元。他們給舊金山幾乎所有設計公司打了電話、發了電子郵件,詢問他們是否有人願意出租自己的空閑房間。之後,兩個人一起開發了個網站
airbedandbreakfast.com ,幫助戶主和客人建立聯繫。他們甚至說服了大會組織者,通過電子郵件把自己網站的鏈接發給參加大會的每個人。

但是結果卻並不盡如人意。他們說服了三個人(也就是前文提到的掛在Airbnb總部大口電梯口三幅畫中的那三個人)入住,但是二人把舊金山整個設計師都聯繫了一遍發現,只有三個舊金山當地居民願意分享他們的空閑房間。

Chesky和Gebbia發現,對於讓陌生人入住自己的房間,人們總是顯得非常猶豫。但是為什麼呢?如何能夠說服他們至少嘗試一下呢?他們決定迎接這個挑戰,就像過去解決供需關係問題一樣。於是,兩人把目光又盯在了奧斯汀市舉辦的SXSW大會,當時在丹佛恰好要舉辦2008年度的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利用CrAIGslist網站上面轉租房的信息,二人開始努力的打電話、發郵件,並把自己所有的人脈都利用起來,希望能夠與那屆大會取得聯繫,最終他們和數百個房屋戶主簽​​訂了合約。紐約時報和CNN對他們的成績進行了報導,繼而又一次提升了二人的知名度。

到了大會召開之時,另一個人也加入到了這支團隊裡了。他就是Blecharczyk,一個天賦異禀的計算機工程師,而且在Chesky之前,他就已經和Gebbia做過室友了。在三個人的齊心努力下,他們進一步優化了自己的網站,並且通過Facebook和電子郵件營銷把他們的房間分享服務推廣到全世界。在2008年八月到十二月期間,他們在67個國家,576個城市裡與數千個房主簽訂和合約。但是,隨著民主黨奧巴馬在丹佛的熱度減退,Airbnb的收入一度降到了每週200美元,他們會從每筆租金中扣去6%到12%的費用,目前也延續了這一收費標準。雖然他們費了很大力氣說服房主們接受他們的商業模式,但是當民主黨大會的熱度過去之後,很少有人繼續堅持把自己的房間租給陌生人。

為了尋求資金支持,同時也為了獲得更多創意靈感,Airbnb的三位聯合創始人在2009年申請了初創公司孵化器Y Combinator。 YC創始人Paul Graham給了他們一個非常重要的建議:搬到紐約去。紐約是一個非常受旅行者們歡迎的城市,那里短期廉價酒店的需求很大,而且到處都充滿了渴望一夜成名的藝術家。於是紐約成了Airbnb公司最受歡迎的市場,而且也為三位聯合創始人提供了一個機會,讓他們從過去最早期、最成功的Airbnb戶主身上學到了經驗。

“我們給一個戶主發了電子郵件,然後告訴他們會派專業攝影師給他們的房間拍照,”Gebbia說道,“然後我們就去了。”他們帶著一個租過來的尼康照相機,同時也帶著很多疑問來到了戶主家裡,Chesky和Gebbia給公寓拍了照片,並喜歡盡可能全面地了解戶主的生活以及他們與Airbnb的關係。基於他們了解到的東西,他們把相關信息告訴了位於舊金山的Blecharczyk,他會負責完成網站的優化改進,而高質量的房間照片幫助Airbnb 提升了交易量。

@Source: 環球企業家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