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zno@Search+

3.12.2015

李道德: 為大山蓋一座烏托邦@Arch


作為真人秀節目《夢想改造家》第一季的收官之作,建築師李道德參與了一項艱苦而充滿人文關懷的公益項目之中——為大山中的志願者們建造活動中心與山難救援站。為此他身赴中國最美雲海之下,在這片寂寥的落寞村莊,開始了這場困難重重的造夢。

文毛楚瀟

當建築師李道德徒步走在隨時可能遭遇塌方的山中時,行進在他前面的志願者大雁卻絲毫沒有因為山勢的起伏而讓任何一個人攙扶。因為一場車禍,大雁在十幾歲時就失去了一隻胳膊與一條腿,而此時他正拄著兩支拐杖跋涉在泥濘與湍急中,即便是翻越陡坡時也是將自己整個身體前傾,完全拋出去,然後再爬起來,拾起拐杖站立。經歷了前一日的國道塌方之後,李道德以為,這就是他所要面臨的全部困難。這是李道德第一次參加日前在國內風生水起的電視真人秀節目。這檔由東方衛視所打造的《夢想改造家》,自7月開播以來貫穿南北,為十多戶有著住房難題的家庭進行了愛心改造。起初節目組找到李道德時,他持著對建築的嚴肅性與責任感而對真人秀的形式有所抵觸,並且拒絕了一期關於北京城內家庭式室內改造的邀請。後來看了製片人發來的往期節目後,他發現,許多的改造都在反映著中國當下的社會問題與民生問題,是有著人文關懷在其中的。但由於節目偏重的室內設計方向,而使著眼於建築與城市尺度研究的李道德仍然沒有立刻加入。至此,編導終於將第一季的收官難題交付於他。而面對這場大山中的改造,他終於欣然接受。



改造後的房屋兼具青年旅社、山難救援點與志願者之家的功能。外曬台下部是依山勢建起的柴房。此前,李道德對牛背山一無所知,在接手後查詢資料時他才有所了解,這裡的山頂擁有中國最美的雲海。而關於這一次改造,他所面對的委託方並非平日里的達官貴人或是富甲一方,而是一群最熱心的志願者。他們租下了村中三哥的老房,欲在此建立一間青年旅社與山難救援點,更想建起一個可供村中青少年學習與活動的公共空間。而他們的要求,摒去了所有甲方的苛責,反复念著那些“不是要求的要求”——有抽水馬桶的廁所,乾淨的廚房,現代的淋浴間。這些對於長期生活在昏暗與潮濕中的三哥乃至整個村民來說,都是奢望。在短短的兩個月中,李道德數次往返於北京和蒲麥地村之間,在經歷了工人因為艱苦集體罷工、村民因為不理解發生衝突、條件限製而不斷返工的種種困難之後,這座集青年旅社、山難救援點與志願者之家的建築,在外部異形結構的起伏下,終於如同燈塔一般點亮在蒲麥地村的村口。 “等到老瓦上長滿青苔時,才是最完美的”,李道德說,“因為建築建完對這個項目來說只是剛剛的開始”。

 TO:第一次看到尚未改造的房子時是什麼感覺?我們在山上遠遠俯瞰村莊,整個村子就在山窩裡,感覺其實挺好的,因為城市人尋找的就是這種樸實村落的感覺。因為經濟不發達,道路沒有被開發,房子年久失修已經大半荒廢,在主體的傳統木結構之下,有小青瓦的鋪展。而在四川地區,這種傳統民居普遍會有一個叫做壩子的平台。房子本身結構非常結實,但裡面的牆特別厚,就一個小門和一個特別小的窗戶,整個空間很暗,而且內部有很多的隔牆。

 TO:在前期規劃時面臨的最大困難是什麼?有沒有因此做出設計上的妥協?剛開始在設計上並沒有做妥協,還是希望最大程度地把項目做好,困難就是時間相對緊張,另一個就是經費問題。

 TO:實地考察完後,初步的規劃是怎樣的?最早的時候節目組說房子可以拆掉重新蓋一個,但是我們看完這個村落的感覺,這其中是有一個所謂的文脈的延續的。我們不希望改建後變得十分突兀,因為無論房子本身的好與壞,它都應該有一個自己情感的延續,所以我們的基本原則還是希望在保存主結構的基礎上有一些加建,有一些翻新,最終完成一個全新的呈現。

 TO:在設計過程中運用了高科技全數字化設計的概念,這是什麼樣的一種方式?就是指這些結構不是我們平面畫出來的,而是通過計算機的模擬而分析出的形態。現在的計算機不只是輔助你的設計,它已經可以直接參與到設計當中了,直接決定最終的設計呈現了。尤其是那個曲線屋頂,裡面每個骨架都不太一樣,所以需要把圖紙輸出,加工的工藝也需要一種全新的方式。

 TO:整個項目最吸引人之處在於外立面那個獨特的異形結構,這個在設計上是如何考慮的?我們希望做一個類似於雨棚的灰色空間,它介於室內與室外之間,當遭遇極端天氣時,也可以在壩子裡用這個空間,同時又形成了一個獨特的建築空間的感覺。它面對貢嘎山,是一個觀景平台,這個起伏的頂與背後的山包括遠處的雲海之間有著一種形式上的聯繫。而徒步多時至此,遠遠可能看到村莊里有這麼一個小的穹頂式的東西泛著微微的暖光,就像是大海航行中遇到燈塔的感覺,是給驢友們的一個召喚與心理安慰,有著一種歸屬感。

 TO:改造完成後,各個方面都得到了完善,有一點節目中沒有提到,也是大家普遍比較關心的,就是它的采暖系統是怎樣的?當時想挖一個蓄水池,通過蓄水池引進一些節能的技術,把池子里水的能量轉變成電或者是其他的能量,再用到房子裡。但是後來落到實際的施工與經費上時,這些理想化的想法都無法實踐。所以目前淋浴方面是通過電來采暖,而公共空間還是通過最傳統的燒鋼爐的方式。

 TO:這個作品在收穫讚美的同時,受到了哪些質疑?人們會覺得你沒有必要在山里建那麼漂亮的一個房子,可以把錢更多地花在基本功能的完善之上。這個質疑我完全能夠理解,其實我們在早期也想過這個問題,異形結構到底有沒有意義,但我總覺得這個建築不是簡單地為某一個人或者家庭服務的,我們希望它能夠在長遠的時間內為這群人服務,讓大家關注到這群志願者所做的事,甚至通過這個延伸到對農村一些現狀的思考。

 TO:其實我們也發現,在新農村建設的過程中,鄉村改造與城市化進程一樣,也在經歷著一個樣板建築複製的陣痛。在這方面,你的看法是什麼?鄉村改造功能性一定是第一位的,得讓老舊的村莊適應現代生活,但建築形式一定不能是單一的一味的模仿,可以有修繕,可以有新的部分的演繹,其實可以在基本設施改造完成之後放手村民,具體小細節交給他們自己來做,不對風格做指導,只對建造安全做指導即可。

 TO:對於時下大家討論的最多的“奇奇怪怪的建築”,你認為這其中對於尺度的界定在哪裡?奇怪和有個性還是不一樣的,元寶什麼的就屬於莫名其妙,具像其實也不是問題,但關鍵還是建築師或者決策者的出發點在哪裡。如果真的跟這個城市有關,跟周遭的環境相融,奇特就有了可理解之處,但為了個性而個性,就是奇怪了。


改造前和志願者考察場地。 誰是李道德?中國新生代建築師的傑出代表,畢業於中央美術學院建築學院以及被譽為“世界建築大師搖籃”的英國建築聯盟建築學院(AA學院),先後在倫敦的BroadwayMalyan設計事務所及享譽國際的福斯特建築師事務所Foster+Partners工作。回國後創立dEEP Architects並任主持建築師。 他的代表作品有哪些?設計作品“De_Ploy”曾參展於智利的“SAGRADI設計展”和奧地利的“概念設計展”以及“第十屆威尼斯建築雙年展; 上海MC新材料博物館——利用新型金屬材料完成對廢棄建築的改造; 798 ACE Café——對倫敦老牌汽車搖滾酒吧的機械性改造。 

改造地在哪裡?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瀘定縣蒲麥地村,是距離著名的牛背山頂峰觀景台最近的一個村落。因為山區沒有被開發,村子基本呈現出中國西南地區傳統的農村面貌,坡屋頂、小青瓦。屋主三哥的房子位於蒲麥地村進村的丁字路口,是典型的傳統民居,木質結構,抗震性好,採光性弱,保暖性差。


施工過程中初具雛形。 改造目標?三哥的訴求——有抽水馬桶與現代淋浴志願者們的訴求——一個活動基地設計師的規劃——不僅滿足志願者工作培訓以及山難救援基地的需求,可以作為一個青年旅社來運營,也可以為這些村民提供一個溝通交流、學習知識的場所。 三哥房屋的結構?分為上下三層,中間主體是一棟二層小木屋,外曬台下部是依山勢建起的柴房,客堂被分割成為三個房間;北面是豬圈兼廁所以及雞窩,南面是柴房與一間搭建的水泥房。


完工後的上層主體部分。 進行了哪些改造?空間重整: 豬圈——衛生間,加入了化糞池與淋浴雞窩——現代化廚房一層——志願者工作休息區二層——開放的公共空間,作為讀書閱覽、酒吧、會議等多種功能三層——旅社客房異形外立面——運用由四川本地盛產的慈竹所提煉而成的新型竹基纖維複合材料進行異形結構加工,在其上加以小青瓦。加強壩子功能: 壩子在整個川西或者是西南地區都是特別重要的元素,特別是農村,他們沒有其他的場所,村民就是在壩子裡曬太陽、聊天、打麻將包括吃飯。為了加強功能打掉厚牆體,使室內外貫穿,做一扇可以完全打開的門,光線能夠透過玻璃進入。並且運用鋼瓦結構將這扇通透大門做成能夠儲放木柴的空間。

@Source: TimeOut 北京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