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zno@Search+

載入中…

10.22.2014

ZARA的創始人撒手商業帝國全球擴張成為榜首@Fashion

在频繁的质量危机“声讨”中,ZARA创始人之一的罗萨莉娅·梅拉突患脑溢血逝世。究其一生69年,这个身家61亿美元的西班牙女裁缝与前夫的创业故事,无疑给当今商业史上带来了富有颠覆意义的传奇。

夫妻聯手挑釁大牌

据美国《福布斯》杂志网站报道,69岁的梅拉死于与女儿度假的途中,14日突发脑溢血,16日被盈迪德集团公开证实去世,并向其家人发表慰问声明:“失去一名为公司创立与发展做出诸多贡献的人。”

梅拉的去世,令其祖国民众十分关注。这位平民女裁缝的创业史一直是西班牙人的骄傲。

2013年《福布斯》发布的全球富豪排行榜显示,梅拉个人资产61亿美元,居世界第195位,而在创业女富豪榜上位列首位。

实际上,在ZARA的创业历史上,人们更多地看到梅拉的前夫阿曼西奥·奥特加,一个出生于西班牙服装工业中心地区拉科鲁尼亚的贫穷小伙子。当前夫在一家高档制衣公司白手奋斗到超越女上司的职位之后,这位女经理成为了他太太——她就是梅拉。

夫妇二人注意到高级服装公司的睡袍销量极好,但价格昂贵,两人在自家餐桌上就能缝制出几乎一样的睡袍。他们测算,价格便宜一半后仍然很有得赚。于是梅拉与前夫及前夫的哥哥一起开始创业,于1975年开设了名为ZARA的服装店,仿制高档睡衣。

快時尚夢顛覆傳統

夫 妇俩对服装生意都深谙其道,梅拉从11岁就开始辍学做裁缝,前夫则一直跑杂工,两人从设计、加工、批发、零售都熟门熟路。所不同的是,他们希望做一些紧跟 潮流却价格便宜的衣服,给同他们一样阶层的人们消费。“仿制+便宜”便是ZARA一诞生就开始的品牌基因,这一模式日后竟颠覆了全世界的传统时装商业。

近十年时间,ZARA公司扩大到拥有500名员工。1986年,梅拉与前夫的婚姻走到尽头,作为ZARA的创始人,她日后仍拥有Inditex集团的股份。

带 有草根气场的“挑衅”还发生在ZARA的诸多策略上。梅拉夫妇专门选择把店面开在豪华旺市,最好紧邻阿玛尼等奢侈品店,然后在橱窗摆放与大牌可相匹敌的潮 流服饰,同时标出一个平民的价格。年轻顾客逛完大牌店后,一转身就在ZARA里大肆消费,即便超出预算也会觉得很值。繁华地段开店后ZARA再下沉至较小 城市。哈佛商学院认为,这是欧洲最值得研究的品牌,并称其为“油污模式”。

从那时 开始,快时尚令传统服装工业发生革命。奢侈品历来站在潮流的顶端,T台上香奈儿的设计几乎半年后才会在普通成衣店内出现类似款式。ZARA将这个周期缩短 到一周,年轻设计师们跑到全球四大时装周上“汲取”灵感后,稍加设计改动便在两周内挂在店内。新款刚生产一半产量就会送去门店接受“检验”,若七天内卖得 不好就会撤下停止生产。因此,在ZARA几乎没有卖不出去的衣服。

全球擴張成為榜首

对于服装业的上下游环节与库存来说,这个模式避免了所有的风险,加快了收益雪球的滚动。抄袭的侵权罚款与收益相比永远小得多。

1989年,ZARA开出西班牙第100家店同时登陆纽约,次年进入巴黎。2001年7月,ZARA所属集团Inditex在马德里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后股价大涨,成为世界第三大服装公司。2006年,ZARA进入中国,五年后开到100家店。

2011 年,lnditex业绩直接超越美国服装品牌GAP、瑞典品牌H&M、日本品牌优衣库,成为全球第一服装零售集团,并在全球拥有近5000家门 店。提前布局中国市场,令ZARA成功躲避了欧洲经济危机的冲击。不过,近来其产品质量问题在中国被频繁曝光,以ZARA一贯的低调,仍对此从不加以解 释。

作为创始人之一,梅拉的离世即便对ZARA的未来运营不会造成太大波动,但其与前夫联手缔造的传奇仍会持续影响未来的“平民时尚”行业。


@Source:中國金融信息網 2014-08-26

日本設計師先鋒派拉鍊建築@Arch




拉鍊也能作建材嗎來看日本設計師閃瞎眼的拉鍊建築

機動木屋為驢友開拓一片安靜自留地@Arch




目前正值夏日露营好时机,如果在大自然中有一方属于自己的安静空间该多好!

東京OSUYA 吃醋好好玩 創意混搭 驚為天人@food

東京銀座的OSUYA,發揮創意巧思,把醋變成時尚精品。
蜜柑生薑醋加鮮橙汁、藍莓醋加牛奶、富士蘋果醋加白酒,或搭配蜜紅豆、冰淇淋等,讓人大開眼界。


作家張愛玲的經典作《傾城之戀》,男主角范柳原說:「一個不吃醋的女人,多少有點病 態。」一句話幽幽點出男女沉浮情愛間的爾虞我詐。這話興許冒犯女性,忝為死忠張迷,在下卻認為吃醋這事,大凡人際相處,只要有了得失之念,本就是正常心理 反應,擒縱進退之間,端看自我控制,適可而止能增添情趣,若任其恣意飛揚,最近社會新聞裡多起情殺,就是損人而不利己的最終。
 
話說回來,日常可見的醋,對於以動物性蛋白質和脂肪為主的飲食習慣,卻有著能改善體質的好本領,心裡的醋不見得要吃,但生活中的醋卻該常吃,所以張大師這句話在現代的詮釋,或許該解釋成「一個不吃醋的人,多少有點病態。」
 
「甜點醋」 酸甘合一
 
醋味雖酸,卻是不折不扣的鹼性食品,一般食用醋分為以穀類、果實或酒粕製的釀造醋,或以 冰醋酸加水稀釋的化學醋,而兩者也都可以添加香料變成調味醋,即使同樣名稱,因原料分量與製法不同,營養成分亦有所差異,自然會影響到保健防疾效果。選擇 所謂好醋,也要注意天然、無添加、和釀造期至少半年以上,否則恐怕效果適得其反。
 
穀類醋個性獨特明顯適合烹調,中國各地的醋更是風味殊異,在下一向堅持,若想試做不同省 分菜肴,為求道地,醬醋類的調料亦必須盡量貼近,比方說吃台式羹湯,就得加烏醋或五印醋;吃江浙小籠包,則非鎮江醋莫屬;西餐料理若少了酒醋或義大利巴薩 米陳醋,就有點「走鐘」。烹調之道,食材與作法大同小異,往往是細緻的調味講究,才帶出繽紛多彩的面貌。至於若想日常飲用,則又以果實釀造醋為佳,經過發 酵程序,原本輕靈飄逸的果香,轉化出豐富的深沉穩重,不論溫飲或凍飲,酸香之外,更能體會其芳醇厚實。

@Source: 日期:2014-10-22 作者:任希浩 出處:財訊 第 462 期

曲家瑞的後青春物語 面對更年期很興奮@People

50歲唯一的缺點,就是可能會生不出小孩,所以我現在要開始物色適合的捐精對象啦!」語畢,一陣爽朗笑聲化解「熟齡青春」議題的可能尷尬。
 
年齡是大多數女人忌諱的話題,然而對保養得宜、又有十足少女心態的曲家瑞來說,並不避諱,接受《財訊》專訪前,她還開了個小玩笑,在臉書上徵詢粉絲是否應接受討論年齡的訪問意見,結果獲得兩萬多個讚,粉絲幾乎一面倒說「YES」。
 
T恤、熱褲加短靴,不吝展現曲線玲瓏的身材,言談中總是穿插幾句「酷」、「炫」、「很屌」等時下年輕人的口頭禪,令人難以置信,曲家瑞竟是已年近半百的超 熟女。「我之前很鐵齒,結果40歲生日前夕超準時的,老花眼就來報到了,」面臨更年期的關卡,曲家瑞反倒非常期待,她說,與其再回到29歲的徬徨,目前更 享受生活由自己主導,也就是「做自己」的快樂,這樣自然活得青春又年輕。
 
快樂「做自己」
接近半百 酷愛玩偶
 
許多年輕女生喜歡收藏新穎可愛的玩偶,曲家瑞卻對二手品來者不拒,走進她的工作室,歷面的白牆上陳列著數以千計的二手娃娃,構成一片奇特的景觀。然而這些 曲家瑞的「心肝寶貝」,不乏有老舊殘缺的,醜惡面孔的,也有卡通經典款,多是曲家瑞無心插柳的結果,為了停止讓這些被遺棄的娃娃繼續流浪,她開始撿拾、收 集,不僅補償自己過往青春的遺憾,她的溫暖心思,也為自己的「中年青春」註記了更深層的意涵。
 
曲家瑞的學生,都稱她為「曲姊」,週三午後,溫暖和煦的陽光射進大樓的中堂,這是一場人體繪畫課,也是實踐媒體傳達設計系新生必修的震撼教育,曲家瑞的評 語往往犀利辛辣,「你太保守了,再放一點」、「為什麼全部用橘色,你心情不好嗎?」幾位學生說,課堂上,她是令人又敬又怕的前輩;但大多數時間,她又「人 來瘋」,可以沒有距離地打鬧、分享心事。
身為典型「凍齡」的美魔女代表,曲家瑞對青春自有一套詮釋:「我不在意、也不認為自己看起來很年輕,我只是想做自己,讓別人看到我想要給他們看到的那一 面。」她認為,人終究會老,仔細品味每個人生階段所遭遇的經歷,保持自己最美好的狀態,過「做自己」的人生,才能真正獲得他人和自我的認同。以下為曲家瑞 接受訪談紀要。
 
「凍齡」美魔女代表
從裡到外都要盡心維護
 
問:愈來愈多中年人瘋醫美,是代表大家想追求年輕嗎?
 
答:我這裡(工作室)不過才7層樓,就有3層樓是醫美診所,而且客層分布相當廣,從20歲的美眉到七八十歲的老夫妻都很熱中,我覺得很好啊,但是心態也要跟著變,否則外表是有保存期限的。
 
美國一直有這種「永續經營」的觀念,他們覺得維護東西的價值和狀態很重要。舉例來說,住戶被規定要定期整理庭院除草,油漆斑駁要自己補漆,否則要罰錢;我在國外那段時間學到,其實你自己的外形,從裡到外都要盡心去維護,而不是放任他自生自滅。
 
問:為什麼愈來愈多人,喜歡把自己裝扮得更年輕?
 
答:現在大家都晚婚或未婚,還沒經歷過一些人生角色的轉變,所以心態上還沒有變老的轉折點,像我明年就49歲,也還沒結婚啊,哪像以前50歲的女人,就已經抱孫子當阿媽了。 
 
我回想到一家在我小時候很時髦的舶來品店,在那裡可以買到所有國外最新、最酷炫的流行商品,衣服、包包、CD唱片應有盡有,我記得在服飾區,就有個區塊是 專門賣給老太太的,小時候每次經過那個區塊,我都會訕笑,那些衣服的顏色真的又老又醜,暗暗的、灰灰的、綠綠的,每朵碎花看起來都要死不活的,當時我們小 女生都知道,當你50歲的時候,來這裡就可以找到你的衣服。
 
後來,那家店消失了,我好開心喔,誰說你50歲就應該這樣穿?現在,連老一輩的也不穿那些衣服了,我帶我媽媽去買潮服,她好喜歡,我本來想買素色給她,但她偏選那種有活潑卡通小猴的圖案,鮮豔的顏色,她說這樣去外面逛街很開心,看起來朝氣多了。
問:你為什麼總是喜歡穿T恤加熱褲?
 
答:我回國在實踐大學教書的第一天,就大剌剌地穿這樣走在校園,我媽有一陣子買上下成套的套裝給我穿,但我不喜歡照那個端莊、賢淑的形象走;面對這些青春洋溢、活潑可愛的小朋友,穿跟他們一樣,日子久了我也覺得我跟他們一樣年輕,也許這就是我開心快樂的原因吧。
 
不必害怕年齡
五十之後,學會放慢腳步
 
問:你會對五十大關感到焦慮嗎?
 
答:其實我從來沒擔心過年紀的問題。我這種自信來自於我覺得我的人生愈來愈美好,而且我發現我已經獨立,不須靠父母和男朋友的力量來成就自己。以前,大家 只認識我是某某人的女兒或某某人的女朋友,我只是個依附鬼,現在很多人也跟我一樣翅膀硬了,開始過真正想要的生活了吧?
 
有一次李昂跟我分享,告訴我女性接下來將會經歷哪些過程。她說,更年期是女生最怕的東西,你會發現男人對你開始無感,身體機能會退步,你的生活會產生重大 變化,不會這麼多彩多姿,不會像現在這麼活躍等等。然後她鼓勵我,不僅要替年輕的女生發聲,更要照顧到那些年紀大的女人。當時我覺得更年期還離我很遠,但 是生理是個不可抗拒的因素,我老花眼開始愈來愈嚴重了,但是愈老我愈覺得不害怕,因為我會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而且我覺得我需要成為跟我一樣年紀者的榜 樣,給她們信心。
 
最近,我又遇到李昂老師,她還驚呼我怎麼愈變愈年輕了?我嘴裡跟她說,哪有?但是我心裡其實很興奮,我跟她說,我很期待迎接更年期這個人生中的大轉變,每 個人都會歷經更年期,那就快樂、正面地迎接它吧,對我來說,我賦予自己的使命就是,給更多人力量,鼓勵粉絲,讓他們知道我也在經歷這些事,年齡的數字,真 的沒那麼重要。
 
問:你發現自己有老花眼的時候,有受到很大的打擊嗎?
 
答:就在我要滿40歲生日的前一天,超準的啊,我突然發現我的焦距花掉了,東西都看不清楚,後來也感受到膝蓋的承載力沒有原來那麼好了,像我喜歡跑步,現 在也會注意膝蓋的負荷。其實我覺得,三十七八歲的時候,應該是一個女人最要珍惜的時刻,那時雖然不一定是最成功的時候,但身心都達到顛峰狀態,千萬不要蹉 跎,讓它咻一下就過去了;反觀二十八九歲時很徬徨,覺得自己快要三十歲,就好像要掉下懸崖一樣可怕。
但是我要跟這些姊姊妹妹分享的就是,真的不用怕,我的人生到32歲才真正開始往前走;在那之前,我都為了別人的要求而活,到了38歲的時候,則是美好得不 可思議。所以每個年齡要做每個年齡應該做的事情。我現在快到50歲了,開始學會放慢腳步,認真經營微博和臉書,想了解我的觀眾或讀者心裡在想什麼,我希望 我可以貢獻一些自己微薄的力量;以前有位老師鼓勵我,女人的人生60歲才開始啊,我相信,所以不畏懼。
 
很久以前,我在敦南誠品裡看到一位老婆婆,她穿旗袍配一雙Nike(耐吉)的球鞋,當時我覺得太屌了,感覺非常年輕,我到現在還記得,那應該就是「青春」吧!
 
@Source: 日期:2013-11-20 作者:廖君雅 出處:財訊 第 438 期

范思沃斯住宅Farnsworth house by 密斯·凡德羅Ludwig Mies van der Rohe@Arch






密斯·凡德羅一生實際成的建築物不多,他發表的言論也狠少,但是正像他的“少即是多”的原則一樣,但對現代建築師的影響卻狠大,他的貢獻在於他長年專注於探索框架結構和玻璃這兩種現代建築手段在建築設計中應用的可能性,尤其註重於發揮這兩種材料在建築藝術造型中的特性和表現力。 

范斯沃斯住宅 (Farnsworth house)是一個獨戶住宅,原來是為女醫生艾迪斯·范斯沃斯(Eddis Farnsworth)設計的,這個住宅設計把密斯1929年巴塞羅那國際博覽會德國館初期的減少主義精神發揮得淋漓盡致。這個建築完全是一個長方形的玻 璃盒子,面積為28英尺X 77英尺,內部僅設計了一個小小封閉的服務中心,把浴室、廁所這些設施放在裡面,其他地方全部是敞開空洞的,白色鋼鐵構架,一共用8根鋼柱支持整個建築, 巨大的玻璃幕牆,使外面看建築時完全可以一覽無餘,簡單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雖 然范斯沃斯因為不喜歡這個建築的極少主義傾向而在法院告了密斯,但是這個建築無疑是密斯的國際主義風格達到一個新高度的標誌,“少就是多”原則體現得極為 清晰。這個住宅其實功能並不好,維護費用高昂,因此,也標誌著現代主義建築(功能主義,經濟考慮)向國際主義風格(講究少就是多的形式,而無視功能和造 價,無視人們的心理需求)的轉折點。 

這個住宅是有故事 的,范斯沃斯與密斯有很密切的關係,當年流言蜚語很多,說他們的關係已經超出一般。兩個那麼聰明的人,有點關係我看也無可非議。密斯自然喜歡她,要設計一 個最好的住宅給她。范斯沃斯住宅那麼單純,那麼純粹,並且是密斯建築中極少數完全用白色的,我看有愛的因素在那裡。住宅通透,毫無私隱可言,周圍是樹林, 我想是密斯設計的考慮,在如此濃密的森林中,用牆、用窗簾把室內與外界隔開,有些罪過感。
建築完成之後,一片叫好聲,唯一不喜歡的卻是范斯沃斯自己。她覺得新住宅剝奪了她的個人隱私,好像赤裸裸地暴露在自然中,要求密斯改改,密斯一口回絕,兩人因此交惡,最後范斯沃斯把密斯告上了法庭。 

這個作品,一定非常傷密斯的心。因為在他來說,是把自己最好的東西給了自己喜歡的女人,而對方卻完全不領情。如果從建築的層面來看,倒是揭示了現代主義與心理舒適感之間的矛盾。 

不過密斯沒有因此卻步不前,而是進一步發揮了自己的這個國際主義風格的原則,1950-l956年他設計的伊利諾斯理工學院的布朗樓(the Brown Hall),就是一個新的進步。
與范斯沃斯住宅一樣,布朗樓也是一個玻璃盒子,面積是120 X 220英尺,室內高18英尺,由四對柱子支撐,完全敞開,不同的僅僅是採用了黑色的鋼鐵構架,黑色的玻璃幕牆而已。它是國際主義風格的一個宣言,而不是一個具有良好功能的建築。 

密斯的作品是“於無聲處聽驚雷”類型的。看去平實樸素,越看越耐看,因為他有自己強烈的訴求,作品就不僅僅是個建築,而是一個固化的哲學作品了。 (文字:王受之)

日本的火車盒飯大不同@food

 在火車上提供餐飲本不足為奇,而日本卻將之做成了一種特色文化。日本的火車盒飯大概發源於1885年日本東北本線宇都宮站,據說最 初是將外面撒上芝麻和精鹽的兩個飯糰和沢庵(醃咸蘿蔔)是用竹葉包裹著出售的,隨著日本鐵路交通的不斷發展,火車盒飯也不斷推陳出新,到了今天,僅粗略估 計,火車盒飯的種類有兩千到三千之多,盒飯的樣式也從最初的飯糰逐漸發展為精緻且搭配豐富的套餐。 

日本火車上提供菜單,乘客可根據自己喜好點單,日本火車上提供菜單,顧客可根據自己的喜好進行購買。火車上盒飯價格不等,中等的約合人民幣70元左右,相當於在東京的餐廳打工一個多小時的報​​酬。 儘管盒飯價格並不比地面上賣的貴, ​​但質量和花色卻一點都不含糊:日本火車盒飯充分利用了每個地方的特色食材,主推當地特色美食,這使得人們在乘車時就能夠品嚐到各地特色小吃。
 
 盒飯不僅新鮮,色澤也很誘人。裡面的食材很多,有時多達20種。
很多人甚至還專程 ​​去車站購買。因為食材取自當地,一般非常新鮮,色澤誘人。而且日本人一直非常注重飲食的營養搭配,一盒飯有時可包含二十多種食材。飯盒上印著生產日期及保質期,一般是當天製作並要求當天吃完,以保障質量和味道。
 

 左圖為峠地小鍋燴飯,全國知名火車盒飯。 右圖是八角盒飯,是清淡的關西風味烹調。
 
鐵路的發展逐漸給火車盒飯帶來衝擊。 1998年是一個大轉折點。這一年的10月1日,在日本長野冬季奧運會舉行前4個月,長野新幹線高速火車線路正式開通,火車只需短短幾分鐘就可直接穿過山口隧道,很多中轉站都不再需要,而他們恰恰是買火車盒飯的集中地。 

超市裡擺著各式各樣的火車盒飯

隨著火車的提速,旅客在火車上的時間和在每站停留的時間逐漸縮短,吃盒飯的數量也自然相應減少,火車上的餐車也逐漸取消。調查數據顯示,日本現在售賣火車盒飯的飯館只有百家,比頂峰時期少一半。全國祇剩下10家供應商。 

迫 於形勢,各家盒飯公司開始推陳出新,利用火車盒飯精緻和極具地方特色的優勢,拓展火車盒飯的“戰場”,逐漸將業務延伸到商場、超市甚至路邊飯館。山釜美食 公司是當時成功轉型的典型例子,1962年,他們瞄準了日益增多的私家車主,開始主打經營路邊飯館。 2008年,山釜每年火車盒飯的總營業量400萬盒,其中70%賣給司機,僅10%是在火車站台和列車內售出,而其餘20%在百貨公司和超市出售。每年1 月,新宿·京王百貨店也都會舉辦為期兩週的“火車盒飯大會”,這個有著40多年曆史的活促銷動每年吸引大量的顧客前來品嚐各式各樣的“火車盒飯”。 

如今,火車盒飯已發展成日本的一個特殊的飲食文化,以極高的頻率不斷推陳出新。

「張鐵志| 陳綺貞的意義@People


陳綺貞或許是最能代表這個時代台灣音樂和青年文化的聲音。大學時開始玩地下樂團“防曬油”,參加才剛開始、只有小圈子知道的“春天的吶喊”音樂祭;還沒畢業就加入魔岩唱片以短髮學生的少女姿態出道(用現在的話來說,造型真是非常“小清新”)。如今,她是體育館上諾大舞台上的魔法公主,且演唱會賣票總是秒殺。
陳綺貞的意義不只在於如此一條成功之路。

可以說,她是台灣過去十年獨立文化的象徵。很難定義她是獨立或者主流,但是陳綺貞其實一直在思考與實踐這不同的可能性。例如在魔岩唱片時,尚未發表第一張專輯前她就自己發行三張Demo;而在 2003年,她在和魔岩與滾石的合約結束後,自己成立“好小氣音樂工作室”, 發行數張單曲。她的唱片公司“添翼”是某個意義上的“獨立”唱片公司──公司藝人少、員工少,且除了陳綺貞外,從老闆到員工都沒有在唱片公司工作過。

她說在魔岩時,有一個感覺是你想要玩一些比較特別的,不是那麼主流的就來這邊。 “但連這裡都沒有了的時候,又有網絡以後,我自己就有一種自信覺得可以自己發單曲,這件事件就傻傻地做了以後,又發現好像可行。”

覺得可行的不只是她。因為陳綺貞的轉折點正好也是過去二十年台灣音樂典範轉移的關鍵時刻:因為就在2002年發行的第三張專輯《Groupies吉 他手》把她推上新高峰時,台灣(與全球)的主流音樂產業開始逐漸瓦解,她的唱片公司“魔岩”也結束了;而此時,台灣的“獨立音樂”場景開始日益成熟,在青 年文化中不斷擴散,因為主流音樂瓦解後,年輕人渴望更真摯的聲音。因此,不論是與她時間接近的五月天,或者之後的蘇打綠、張懸、盧廣仲這些獨立樂圈出來的 歌手,都成為年輕人的新天王或者新寵。

陳綺貞的個人歷程,也正好是和網絡時代的來臨同時。 1998年她發行第一張專輯,魔岩幫她做了網站;她說,回頭來看,“我的音樂時代好像就是一個網絡時代的歷程”。
音 樂之外,她也是被視為台灣當下“小清新”青年文化的代表。怎麼能不是呢?不說她形象和歌聲的飄逸與輕柔,或者她最暢銷的歌曲“九份的咖啡廳”、“旅行的意 義”基本上掌握了這十年台灣年輕人“小日子”的生活方式(看看有多少雜誌介紹民​​宿與咖啡廳),這甚至也是大陸人對台灣最重要的文化想像。無怪乎,台灣 的“簡單生活節”連續幾年都是邀請她做壓軸,因為確實沒有人比她更適合:代表某種獨立文化、簡單生活,又有足夠的份量。 
(然而她絕非只是外界誤認的小清新,陳綺貞的想法和音樂遠比此來的深刻、複雜。)

在後魔岩時代,陳綺貞發表了兩張專輯《華麗的冒險》、《太陽》,都是相隔三、四年才出版,這是和主流公司很不同的操作邏輯,她也真正成為新一代的icon。 2013年底,又是四年之後,她發行新專輯《時間的歌》。這三張構成她所謂“花的三部曲”:腐爛、重生、綻放。

此刻的陳綺貞意識到現在正在一個交界點,因為年輕人把她當做role model,所以她更認真思考自己要成為怎麼樣的創作者,要尋找什麼樣的前進力量。
“當時叫'地下音樂'時,其實蠻讓人興奮的;但是後來發第一張專輯的時候就會有一種失落感,你再不能以你是地下這件事情,覺得有反叛精神,好像就失去了這 個立場。即使你的精神或表達的事是反叛的,可是別人不會相信。你必須要自己去想另外一種滿足自己的反叛精神。”陳綺貞說。

陳綺貞確實是不安於做一個安逸的軌道的。我們看到了一個“綻放”的陳綺貞,但或許這是一場結束的開始,一個旅程的告別。接下來,陳綺貞最大的反叛或許是反叛大家想像中的那個陳綺貞。

佐藤大的非凡智慧和極簡設計@Design

2014-01-07


生活中處處隱藏著意外與驚喜,只是他們往往可能在你內心深處沉睡著。
2002年,25歲的佐藤大在早稻田大學建築系取得碩士學位並創立了個人設計事務所Nendo,更在短短3年間就將分所開到了現代設計之都米蘭。此後的5 年裡,Nendo從小具規模發展為美國Newsweek評出的全球小型百強企業之一。如今,在關於日本設計師的語境裡提到Nendo,人們的腦海裡出現的 第一印象往往不是設​​計事務所或設計師團隊,而是佐藤大本人。
建築系畢業的佐藤大,早期做過好幾個房子,當時在日本,如 果你是服裝設計師就只能設計衣服,你要是建築師,也沒人會找你設計產品。佐藤大說:“2002年,我們去了一趟米蘭家具展,我在那看到好幾位知名建築師跨 界設計的家具,崇拜他們的開放和前衛思想。回日本後,就開始琢磨如何跳槽設計其他產品。”
與出生於60年代的日本設計師不 同,生於1977年的佐藤大不需再背負解答“什麼才是日本風格”的使命。生長於加拿大的經歷,讓佐藤大在東西方文化的碰撞和融合中成長,也讓他在承襲日本 式的嚴謹和禪意的同時,多了一些北美文化中的率性和幽默。正是這樣的思維方式,成就了日後Nendo在設計方面所呈現的獨特氣質。
黑線系列——花瓶
黑線系列——桌
Nendo在日文裡的意思是“黏土”,意味著可塑性高,自由、靈活、有彈性,可以隨意調整,而且平易近人,這也正是Nendo Studio的設計精神。在佐藤大看來,好的設計作品應該有讓人思考的功能,因此Nendo的每一件作品都超越了它本身所具有的意義。這其中最具代表性的 例子莫過於Nendo在2012年初推出的新作品“相互依賴家具”(Object dependencies),該系列產品打破了家具完整且獨立的固定模式,需要相互配合才能達到結構的穩定與功能的完整,不然就會失重倒塌,該系列背後的 哲學意味成為比設計本身更令人稱道的地方。

相互依賴的家具
在 過去十年中,設計師曾面臨諸多錯綜複雜的挑戰:應對環境與社會問題、關注科技進步、探索現代生活的本質……然而,Nendo更熱衷於傳統的戲碼:用妙趣橫 生的設計炮製一個個引人入勝的小故事。最著名的例子便是由廢棄皺紋紙製成的白菜椅,將紙捲層層剝開,便是一把既舒適又美觀的座椅。

白菜形狀的椅子(cabbage chair)
佐 藤大和Nendo公司的作品讓我們看到了日本當代設計追求簡潔、功能性的設計美學。人們常把Nendo的風格歸納為輕盈、簡潔。這與日本設計界的極簡主義 傳統一脈相承,其歷史最早可追溯至15世紀晚期,對西方現代主義潮流亦產生了深刻影響。但Nendo又不是傳統的極簡。佐藤大將嚴謹有度的極簡主義柔化處 理,顯出孩子氣的幽默,看上去更像日本流行文化的產物,而非現代主義大師柳宗理或深澤直人的作品。
Nendo與有260多年曆史的源右衛門窯合作設計的瓷餐具。 nendo把這個窯的經典圖案——梅花和蔓草抽離出來,重新設計或組合成新餐具上的紋樣。高對比度的藍白色調以及精緻的細節讓這套餐具保證了視覺風格的連貫統一。 (更多請點擊

“史前石器”餐具
褶皺紙燈
櫻花頭的筷子
“我的作品總是非常簡潔質樸,但我不希望它們看上去都是冷冰冰的。”佐藤大希望賦予作品“友好而風趣”的特質,以及某種“幽默感”。 “無論何時,我創作的出發點都是對象背後的故事。”佐藤大說,他創作的訣竅是“永遠保持對世界上一切事物的好奇心”,因此,也永遠有想要表達的慾望。

當鉛筆變成了巧克力,令人討厭的鉛筆屑也搖身一變成為蛋糕上最耀眼的配角。


可口的顏料巧克力
芝加哥藝術學院的佐伊•瑞安認為,Nendo的整體設計往往能夠超越構成部件的簡單加和,“佐藤大之所以能夠成功,是因為他滿足了人們的複合期望。”每個人都能讀懂背後的故事,這個故事既不過於直白,也不會失之晦澀。

“開裂”系列家具

“數據別針”U盤——可以夾在資料、名片上或是將那些重要文件歸攏到一起。設計師希望在日常生活和數字資料之間建立一種全新的聯繫。

透明的桌子——將自然的木紋附在丙烯酸上,形成透明的“木”桌面。並忠實的再現了宛如實木地板板的拼接方式及側邊紋樣。

“深海”家具系列——通過玻璃顏色的深淺漸變,營造出海洋的“深度”,將傳統的玻璃工藝以現代的方式呈現。由淺到深的藍,呼應著玻璃板間由大到小的間隔,彷彿讓人聽到了大海的節奏,將各種感官美妙地融合在一起。

“摺紙”鼠標——就像精緻摺紙藝術般,細膩地折成適合手握的形狀;又像從粗解析度的CG圖取出來一般的特殊外型。

Nendo與電腦配件公司elecom合作推出的U盤
 

綻放的燈

透明椅子——由三個支柱和一張聚氨酯膜做成的簡單椅子。聚氨酯膜這種材質被廣泛應用於精密儀器的包裝,具有很強的任性和彈度,保持產品不會因震動和衝擊而變形。



佐藤大將人造石塊改用畫框、相框、花瓶、鳥籠、鹿頭擺飾等物件取代,讓ILLOIHA 健身中心宛如藝廊一樣的優雅,也讓攀岩這項運動更貼近普羅大眾。

這 一系列產品呈現一種像草圖或像徵書法的狀態,輪廓是其主題。輕微的黑色線條就像是空氣中的畫圖痕跡,使輪廓表面以及體量清晰地展示在我們面前。他們簡單凝 練的表現手法卻與日本的書法不謀而合,這個設計輕易地破除了“正面”與“背面”的關係,在某個緯度上完成兩維到三維的轉變。
 


為 慶祝立頓(Lipton) 100 週年生日,佐藤大特別呈現了《愛麗絲夢遊仙境》裡的經典場景「瘋狂帽客的下午茶派對」(Mad Hatter's Tea Party)。除了以故事主角的剪影佈置牆面外,走進展場中,彷彿進入一個無止盡的隧道,而且越來越窄小,就好像真的進入了愛麗絲的夢境一樣。然而,這全 部只是幻覺罷了,佐藤大隻是把整排的椅子變形而已,也就是由外到內,椅子會變得越來越高大,讓你誤以為走到了小人國。 

在Nendo的網站( www.nendo.jp )上有這樣的一句話:在日常生活中隱藏著許多的“!”時刻,我們的目標就是用簡潔而有力量的設計,為生活創造更多的驚嘆號。佐藤大說:“我們的生活裡充滿 了小小的'!'時刻,只是我們總是粗心地對它們視而不見。就算真的注意到了,它們也會被我們無意識地遺忘。但正是因為這些小小的'!'時刻,我們的生活才 變得豐富多彩。這就是為什麼nendo決定收集和再現這些'!'時刻,把它們帶回人們的意識裡,讓我們的生活充滿意趣。”

空氣鍵盤:未來鍵盤新潮流@Design



投影鍵盤的設計在2013年就引來無數矚目今年虛擬鍵盤又有了新潮流